登陆
用户名:   
密码:   
   

INDUSTRY NEWS

 行业新闻 

张向荣登上《浙商》杂志封面人物:为君子铸明堂

  最新一期《浙商》杂志以“为君子铸明堂”为题,并以明堂总经理张向荣为封面人物,深入报导明堂近年来在红木家具市场上以匠心铸精品,点出明堂红木如何以质取胜,再获金砖会议青睐。



以质取胜 明堂红木再获金砖会议青睐

 

        这是明堂红木又一次走进国际大型会议,与前一次不同,在经历了为G20杭州峰会提供家具保障服务后,明堂红木积累了丰富的经验与心得。

        “本次家具的招标始于3月,中标后,我们将此项目为今年企业的头等大事,调动一切资源全力保障,短短两个月时间基本陆续完成了项目中的组件,从5月份开始,明堂的家具陆续运至厦门开始进行组装。”

        短短的几句话背后,是明堂红木人的无私奉献。这家红木家具龙头企业以行业内首屈一指的服务质量和效率,一次又一次折服了客户,而金砖会议之所以最终选择了明堂红木,也正出于此。

        参与过G20杭州峰会的明堂红木,从参与招标开始就展现了与国际大型会议相匹配的敬业素质:“在统筹整个方案时,我们考虑到既需要结合厦门的特色,又要展示厦门国际化、开放、包容的形象,以及金砖会议的特殊性。最终,我们敲定了白鹭、海浪等图案,希望呈现独特的厦门风情,以及中国传统文化元素。而在圆桌造型上,我们的外围弧形处理不仅舒适,也体现了中国人内直外曲的文化,向内拥抱,向外扩展。”张向荣向《浙商》记者解释整套方案。

        如果说G20杭州峰会上,明堂红木的家具向世界展示了中式家具的独特美感,那么一年之后,这家红木家具龙头企业面临的是更多同行的竞争:“G20杭州峰会选择了明堂红木,同行们发现原来我们的红木家具还能这样做,在这样高规格的会议中大放异彩。所以到了这次金砖会议的招投标过程中,我们发现参与招标的同行多了很多,不少同行出具的方案也是充满亮点,非常有竞争力。”再加上厦门所在的福建本身就是中国红木家具产业的重要基地,明堂红木在本次招标过程中面临的是强敌环绕的情况。

        最终,明堂红木以质取胜,以服务占先,再次获得了金砖会议的青睐。

        事实上,在本次金砖会议上,除了频繁出镜的会议桌椅系列之外,本次明堂红木还有不少产品也得以登堂入室。其中包括一款设计简洁大方的梳妆台,被安放于贵宾的居室之中。“最早的时候,筹委会选择了很多种方案,在比较之后,最终选择了明堂的产品。”张向荣对此十分自豪。而少有人知道,单这款梳妆台的方案,明堂红木就数易其稿,最终选择了以明式风格为主基调,产品既有明式风格的简练流畅,又兼具现代化的舒适,符合以人为本的特点。

        与很多项目有所不同的是,明堂红木为金砖会议提供的不仅仅只是产品,更是一整套服务。自5月份产品陆续交货以来,明堂红木专门设立的团队已奔赴厦门十来次,专门提供保障服务,其专业程度更是受到了筹委会的认可。

        正是如此,即使强敌环绕,最终花落明堂。无怪乎张向荣如此自豪。

 


精雕细琢打造龙头企业

 

        明堂的品质,来自多年的精心雕琢。

        在红木家具领域,只要提到“明堂”二字,就代表着过硬的品质与服务。这与张向荣的风格密不可分。

        出生于东阳横店镇下校头一家工艺世家的张向荣,从小耳濡目染的就是传统工匠对于产品精益求精的态度。1993年,他去了广东中山一家红木家具企业学做木雕。1998年,张向荣和妻子方杨燕一起,在家乡办起了红木家具厂,开始了艰难的创业。2003年,“明堂”商标创立。这对于过去一直是作坊式作业的张向荣而言,是个崭新的开始。

        “‘明堂’二字,来源于一句简单的话——‘明明白白做事,堂堂正正为人’。最早创业的时候,我们夫妻俩加起来只有2000元钱,一无背景,二无资源。当时我一天10多个小时待在家具面前,握着锤子不放手,一心想着怎么把产品做好,让买家满意。等到‘明堂’这个牌子竖起来,我就只想着怎么把品牌做好。”“明堂”是东阳红木家具企业中第一个注册的商标,张向荣是同行中最早就拥有品牌梦想的企业家之一。即使在当时,红木家具行业在东阳处于刚起步的阶段,张向荣却早早竖立了要规范企业,做伟大品牌的理想。

        2009年,明堂红木在横店工业园区购入了160亩土地,按张向荣的构思,他希望借这一方土地,构建一块红木家具发展的平台。从那时候起,明堂红木开始了长达三年的漫长征程:“那段时间企业的负担很重,到处都要花钱,造厂房、投入设备、安装新的生产线,样样件件都要用钱。每天都有压力很大的感觉。”

        即使如此,张向荣觉得这一步势在必行:“在此之前,明堂的产品线多是中低端的产品,要提升产品档次,企业必须要大整顿,投入是不可避免的。”

       就在这压力重重的一年,张向荣又做了一个令同行们“想不明白”的决定。2009年,他请来南京林业大学的木材鉴定机构,介入到明堂产品的生产过程,进行专业的木质认定。这在当时的红木家具行业又属首例。

    “请鉴定机构进行鉴定,单在成本上我们一年就要比其他同行多支出几百万元。最开始在决定要不要这样干的时候,我也犹豫了很久。最后,南京林业大学的徐魁悟教授对我说道:‘不要比企业利润,也不要只看企业规模,要看企业怎样能多活几年。’”这番话让张向荣豁然开朗,也令他下定了决心坚持走规范之路。

        规范的同时,明堂开始了一条创新发展的道路。彼时,大部分红木家具企业多数并不重视产品设计。而从2008年起,张向荣就开始狠抓产品外观与设计。“2008年的时候我们的设计团队就有30多人的规模,这在全国都是少见的。就是靠着这支素质过硬的团队,我们从那时候开始就以每年上百款的数量向市场推新品。”这与很多同行一年不过数款新品的现状形成了鲜明对比。

        这一选择在当时同样曾令张向荣饱受质疑。在当时,整个家具行业的知识产权保护意识尚未完备,不少明堂畅销的新款很容易被抄袭。而张向荣却毫不畏惧:“抄袭也是认可的一种表现,说明我们的产品设计确实有独到之处。但抄袭者绝不可能像我们这样持续创新,只能选择拾人牙惠。这恰恰代表着我们建立起了核心竞争力。渐渐的,明堂的产品设计方向,就是整个红木家具行业风潮的指向标。”

        经此数役,明堂很快获得了行业内外的认可。张向荣回忆往昔:“那时候,明堂红木并不是同行业中最突出的,当初也没有什么品牌宣传,全靠客户口口相传,慢慢建立了口碑。”

        2010年,明堂红木跻身全国红木家具企业30强,“明堂”被认定为中国驰名商标。20117月,明堂红木一期占地100亩的新厂区竣工落成,至此之后,从2012年开始,明堂红木连续6年在东阳数千家红木家具企业中获得龙头企业荣誉。

       故事还未结束。2012年起,随着红木家具行业整体上扬,明堂红木也走上了快速发展的道路。但是很快,随着这一产业原材料价格疯涨,市场竞争过热,行业开始迅速走入滞缓。2014年下半年,明堂红木的销量也开始出现了下滑。“这个趋势在此之前我已经有所警惕,红木家具市场在此前几年太火爆了,这种热度让我有所怀疑。”

对此,张向荣走了一条内外兼修的道路。一方面,自2014年初开始,明堂红木进一步加强了内部标准化流程建设,狠抓管理,加强自身团队建设;另一方面,张向荣开始准备新的营销策略。

        在此之前,红木家具行业的惯例是由厂家定价,经销商对此并无话语权。而张向荣觉得,这样的老路恐怕走不下去了。在经过严密测算和对企业的内部摸底之后,张向荣认为,明堂的产品有调价的空间。而具体怎么调,他不打算再走此前行业内约定俗成的老路。

        2015611日,明堂红木在河北邢台召开了一次特殊的经销商会议,在这次会议上,张向荣约请了数家合作多年的经销商,并提出由他们给明堂红木的产品定价。消息传出,业内一片哗然。

        张向荣却铁了心肠:“行业整体紧缩的时候,我们更需要来自经销商和消费者的支持。”此后,明堂红木在当年调整了两次价格,获得了来自经销商和消费者的一致认可。在同行们看到明堂的成效决定效法之前,明堂再一次跑在了前面。

 


以工匠精神,铸传世精品

 

        在经历了G20杭州峰会的盛会之后,明堂红木真正成为了东阳红木家具产业的“代言人”。这让张向荣非常激动。鲜有人知,G20杭州峰会上来自明堂红木的家具,使用的是张向荣寻找已久珍藏多年的老料,这本是他为儿子未来的婚事准备的料子,最终献给了这次盛会。

        “如果把这个项目单单只看成是一项生意来对待,那么我们恐怕有点‘亏本’。但是,从一开始,我就认定了 ,明堂红木能走上G20杭州峰会的会场,代表的是东阳红木家具,是 中国的中式家具,意义非凡!这代表着明堂产品背后的审美意味、工匠精神,受到了肯定与认可。”

        对于张向荣而言,明堂红木就像是他精心雕琢的一件木雕精品,一切严谨与不懈追求,正是为了让其美丽能流传下去。至今,张向荣每天上班的第一件事就是去工厂车间转一圈:“在生产大制造的过程里,每个部门都有各自的立场。而我常常站在客户的角度审视产品与流程,同时也能把握行业的方向。以这样的心态多看看工厂,总能发现一些其他人发生不了的问题。”张向荣如此解释。

        工人们信服张向荣,并不仅仅因为他是老板。从当学徒开始算起,张向荣曾握了十多年的锤子,对于木雕作品的每个细节应当如何处理,至今如数家珍,也留下了一身伤痛。他的左手食指上有一处数厘米长的疤痕,正是当年刻刀留下的“军功章”,而双手伸展时,除非刻意用力,否则总不能像正常人一样平展伸开十指,也正是当年久握后留下的隐疾。

        作风带着十足传统工匠精神的张向荣,在企业管理上却充满了时代感:“我们的客户群体这些年来一直在变化。2001年以前,消费者主要是上世纪40年代、50年代出生的人,2010年时,我们发现,60多岁、50多岁的消费者越来越多了。从2016年开始,不少70后、80后也出现在客户的群体之中。与此相对应,现在我们称呼明堂还叫‘明堂红木’,也许过两年,随着消费者的变化以及我们产品的变化,明堂也有可能叫‘明堂中式家具’。做产品,哪有一成不变的,唯有时刻站在消费者的角度,引领他们对于审美的追求,才能立于不败之地。”
       如今,明堂红木确立了1+2+7”的资源分配方式。所谓“1+2+7”的资源分配方式,即用10%的资源做极品,像紫光檀这批高端家具,让它在整个明堂产品体系中起到了一个加分的功能;用20%的资源制造精品,协助优秀经销商做活动和精品巡展;最后用70%的资源做渠道产品,主要供市场流通之用。

        与此同时,张向荣打算在明堂红木的生产基地打造工业旅游项目,目前正处于前期拟立项状态:“我们希望来横店的游客们都来看看明堂红木,让他们发现,原来红木产业不只是一个传统产业,更蕴含着现代管理的美感与科学性。”张向荣打算在未来23年内,完成对企业的整体改造,把工厂打造成真正的旅游景点。

        无论如何变化,对于张向荣而言,他要做的事情始终如一:以工匠精神,铸传世精品,为消费者创造美好的生活空间。